wyxg菌

“我说,夏天还真是热。”


  “头,疼。”


  蕾米莉亚撑着长椅,抱头蹲防。她在吃雪糕,但吃得太急,头一下子疼得要命。眼前全是小星星。“救,救命……”她一颤一颤地伸出手,扣住身边那人的肩膀。对方把她的手按住,再给毫不留情地扒开。


  “同……同学……这雪糕里……有毒。”


  古明地觉背靠长椅,嘴中含起了冰棍。阳光毒辣,俩人全身是汗。她慢慢仰起头,喉咙轻轻颤抖。抬手,遮眼,动动手指,就支出来两条缝。天空还是那样蓝,云朵还是那样白,除了该死的太阳和该死的热浪,其他都还好。椅子底下,某只小猫舔了舔前爪,跳到她身上。它走了几步。觉动动身,让它跳下去。小猫好听地叫了声,走了几步,趴在了长椅上。见有机可乘,蕾米阴险地撑起身体,朝那边一直挪。感觉差不多了,侧身一倒,就躺在了觉大腿上。觉放下一只手,从前到后抚摸着蕾米后脑,再把手搁在她的脸上,也懒得动了。


  现在是下午四点,公交车站。


  站台旁边有棵树,树上一群蝉,叫得正欢。它有两层楼那么高,层层枝叶交错,密密麻麻的树叶轻轻摩擦,很是浓密。因为树叶太多,只有少许幸运的阳光才能穿透。树叶沙沙沙沙地摩擦,零星的阳光随着它们轻轻摇晃,地上回荡着清晰的、斑驳的树影光斑。一只乌鸦扑愣着翅膀从天而降。它理了理羽毛,摇头晃脑地踱着步,看起来呆头呆脑。它发现了在烈日炙烤下的两人一猫,冲她们叫了声,颇有些嘲讽,听得人生气。它刚叫完,就察觉到不远处一辆洒水车正贴着地表缓慢行进,车头车尾喷着水。熟悉而又不知名的音乐越来越近,好像在哪听过但总记不起名字。半人高的水花“哧哧”地和开裂的沥青路摩擦,扬起大片灰尘。一波蝉鸣过后,车子已经从岔路口来到了大树底部,乌鸦扇起翅膀飞到长椅上,蹲在觉的脑后。凉风习习,伴着些许淡淡的泥土芬芳,迎面而来裹着万千尘土的水珠。古明地觉把搁在蕾米脸上的手慢慢下移,移到她眼皮子底,轻轻蒙住。即使如此,对方还是被吓了一跳,难受地扭了扭腰,把脸埋到觉的大腿之间,动作和旁边的猫咪如出一辙。


  “我说……我们到底是干啥来着。”蕾米含含糊糊地说。


  “啊……干啥来着……”觉来回抚摸着她的耳朵,有气无力地回道,“好热……懒得想了……”


  乌鸦跳到觉的肩上,冲她耳朵叫了叫。


  “哦……对,是跟踪我妹妹来着……”


  “哦……为啥?”


  “她和她们班上那个眉来眼去的小女生出来逛街……好像是来逛街……”


  “现在……人呢?”


  觉费力地睁开眼,再轻轻眯住。她的眼皮抖了几下,指着对面公交站台说:“喏,就那两个。”


  蕾米望了过去,洁白的大地,紫色的光圈,斑驳的人影……阳光太过毒辣,她只得再等等。过了会,颜色逐渐汇集。对面车上下来两位女子高中生,一位充满活力,一位淡漠文静。她们手里都提着什么东西,好像是……隔壁商场的购物袋?蕾米有些疑惑,使劲盯着她俩看,对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,四处张望了起来。


  “糟糕……”觉有些慌,她感觉这样下去得被两人发现。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在蕾米侧脸。灵光一闪,她扶起躺在大腿上的蕾米,搂住她的腰。对方疑惑地嗯了声,就被觉抱住坐在腿上,一口亲了下去。


  视线被挡住,对方好奇地朝这边望了一眼,知趣地走开。觉松了口气,舔了舔嘴唇。软软的,黏黏的,有些甜……嗯,有些甜,大概是雪糕味。挺好吃的,她伸出舌头,绕着对方嘴唇收集着这股甜味。蕾米迷迷糊糊地哼了声,用舌头顶开她的舌头,撬进她的嘴。她的手臂穿过觉的臂弯,从后背向上把她的肩膀扣住,张开嘴,死死抵住她的牙齿,支出下嘴皮,相互摩擦着舌苔。嘴皮渐渐发干,气有些喘不过来。她抽出舌头,轻轻合上嘴,用锋利的虎牙咬了下去。


  “啊……疼!”觉叫了声,“干嘛,别咬我啊!”


  “闭嘴,死姬佬。”蕾米舔了舔嘴唇,“你赔我的初吻。”


  “已经赔给你了。”觉挪开蕾米,看着不远处渐渐远去的背影,说,“咱们得跟上去,我大概知道她们要去哪了。”


  “哪?”


  “游泳池。”



  市立游泳馆。


  “总感觉咱俩成了跟踪狂。”


  “不要怀疑,就是跟踪狂。”


  觉换好泳衣,蹲在洗浴间旁边偷窥。她不知从哪搞来了一件比基尼,超级单薄,粉红色的蕾丝边点缀着胸前,虽然……蕾米在后面瞥了她一眼,暗自窃笑。


  “笑个鬼,”觉转过身,指着蕾米,“你还不是没有。”


  蕾米穿的是青色的连体泳衣,由于体型娇小,看起来挺可爱,就是从上到下一马平川。



  “换个话题。”蕾米无奈,“我们干嘛也换。”


  “进了游泳池不游泳就太可疑了。”觉回答,“你看那个小婊砸,居然和我妹妹来这里约会,实在是是心机颇深。”


  “怎么?”


  “我妹妹不会游泳。”觉咬牙切齿,“这时候对方肯定就会‘啊呀呀恋同学你不会游泳啊,真没办法那我就勉为其难教你吧。’‘啊……啊,心同学真是太感谢你了。’然后你一眼我一眼这样那样flag……”蕾米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:


  “可是我也不会游啊。”


  觉停止了唠叨,惊讶地盯着她看。


  “不会游泳你来干什么?”


  “是你拉我来的啊!”


  “算了算了,我就勉为其难地教你好了。”


  她像牵着自家考试又考了倒数第一的孩子一般牵住蕾米的手,用不争气地眼神看着她,把她拉到了泳池边。蕾米死活不下水。觉深感当妈不易,一脚把她踹了下去。


  蕾米在水中挣扎,双手上下摇晃,拍着水花,身子一起一伏。正当她感觉撑不住的时候,一双手搂住她的下腰,轻轻一托,把她托到了水上。


  “来,放松,不要慌。”觉握住蕾米的手,“想象自己躺在床上,慢慢,慢慢地放松,放松。”


  身体平放,脑袋在水里一沉一沉。觉慢慢松开手,发现雷米握得很紧,扳也扳不开。觉让她抬起头,结果她紧紧闭着眼,死命不睁开。


  “放松,”觉说,“把眼睛睁开,看着我。”


  蕾米颤巍巍地睁开眼,眯出一条缝。觉一点一点松开手:“现在吸气,把腿沉下去,让身子浮起来。”她把腿收成八字型,屏住气,盯住觉。


  松手,她扑通一声就沉了下去。


  蕾米惊慌失措,双手四处乱抓。“别慌!别慌!”觉在旁边叫,“冷静下来,现在闭上眼,慢慢地浮起来。”她捉住蕾米乱动的双手,把她轻轻往上提。蕾米挣扎了几下,就不晃了,她感觉肺部有些沉,什么东西支撑着平衡。觉又松手,她不动了,身体慢慢地下移,哗啦哗啦的暗涌冲击着耳膜。过了一阵,她不再下沉,身体悬在水层之间,一动也不动。她就这么飘着。很奇怪的感觉,嘈杂而又安静,明明听得到喧闹的人声,却仿佛离得很远……很远。她吐出一串水泡,被人捞了上去。


  “就是这样。”觉分开她额头上的发丝,“再多练几次,多练几次就好了。”


  蕾米迷迷糊糊地点点头,她还有些恍惚,想靠近觉。泳池有些挤,她被人撞了一下,失去平衡,扑了过去。


  身体,再次下沉,周围回归冷寂。所有事物都在离她远去。她忘了屏气,水流涌进了嘴里。鼻腔和喉咙咕噜咕噜地冒着泡,难受……好难受……一只手捏住她的鼻头,她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那人的手,慌乱中,对方松开手。蕾米有些搞不清现在状况,这是趴着还是躺着?她的双手又开始乱晃,到处都是气泡。混乱中,一双手捧住了她的脸颊,冰冷而又柔软,嘴唇上,又传来了熟悉的触感。


  扑通,扑通。


  气泡缓缓消散,周围安静下来。沉闷的心跳开始加快,扑通,扑通,扑通,像在撞击着老钟。觉松开手,搂住她的肩膀,把她拉到了岸上。


  她扶住蕾米,让她喘气,蕾米一直在咳。古明地觉躺在泳池边,小腿没在水里,显得有气无力。


  她望着人山人海的泳池,疑惑地问:


  “我们,要干什么来着?”


  回答她的,只有四面八方无尽的喧闹,与来自身旁蕾米一刻不停的咳嗽。


  ……


  觉把包装袋扔掉,抽出雪糕,啃了一口。


  “来,舔。”


  蕾米走进一步,张开嘴,伸出细嫩柔软的舌头舔舐着四周。雪糕被舔化,粘稠的白色液体顺着蕾米唇边滑下,顺着下巴,流进了衣服里。她没去顾及,拨开散乱的头发继续舔舐,从上到下,从前到后,慢慢地,轻轻地,一圈又一圈,一层又一层,一遍又一遍……


  “好色情。”


  蕾米一口咬断雪糕,抬头:“你说啥?”


  “没……没,”觉把雪糕递给蕾米,“给你了。”


  现在是傍晚,两人收拾了东西走在回家的大道上。远处是片海,她们靠在护栏边看风景。海风轻轻拂过,衣服的褶皱一摇一摇。乌鸦扇着翅膀落在觉的肩上,兴致高昂地叫了起来,远处夕阳落山,海面倒映着金色的残光,随着海浪轻轻摇晃。猫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跟在觉身后。它舒服地伸了个懒腰,懒洋洋地叫了声“喵”。


  “结果还是跟丢了。”觉叹了口气。


  蕾米瞧了她一眼,说没事没事,改日再来也不迟。觉把手肘支在护栏边,无聊地看着海。海面波浪一股接一股,洗刷着漆黑的礁石。零星的海鸥还在上空盘旋,大部分已经回了窝。她们也该回窝了,她背过身靠在上面,把蕾米还未舔完的雪糕抽了过来。


  她狠狠地咬了一口,吐掉了木棍。木棍在空中飞舞,打起转。它飞得挺慢,左摇右晃,但终究还是没了影。


  “回家吧。”她转身,离开了护栏。蕾米跟在她身后,舒服地打了个嗝。她抱起小猫,用脸蹭了蹭,小猫极不情愿地推开她,跳到了觉脚边。太阳彻底落山,月亮从海平面上升起,漆黑的岸边有人抱着吉他,独自弹唱。


“一个人去海边

梳理思绪的凌乱

平躺在宁静洁白又松软的沙面

扑面而潮湿的海风

轻轻抚摸我的愁眉苦脸

一阵阵的把我安慰

一个人在海边

自由自在好自然

跟名叫消极和颓废的做一个了断

不想再被虚伪纠缠

让内心的忐忑持续着不安

我不想丢了我自己 哦~哦

多自由 多坦然

这疯狂的无拘 无束 我自己渲染

让云更白 让海更蓝

多纯粹 多自然

在记忆里留下不会褪色的片

忘我 不能忘了真自己

我一个人在海边

自由自在好自然

跟名叫消极和颓废的做一个了断

不想再被虚伪纠缠

让内心的忐忑持续着不安

不能丢掉了我自己 耶~耶

多自由 多坦然

这疯狂的无拘 无束 我自己渲染

让云更白 让海更蓝

多纯粹 多自然

在记忆里留下不会褪色的片段

忘我 不能忘了真自己

人生中总会有一些不如意

别妄想去逃避

多自由 多坦然

这疯狂的无拘无束我自己渲染

让云更白 让海更蓝

多纯粹 多自然

在记忆里留下不褪色的片段

忘我 不能丢了我自己

我不能丢了我自己

我不会丢了我自己”


  恍惚间,觉转过身,看到蕾米咧着嘴,朝她开心地笑。弯弯的嘴角,浅浅的酒窝,还有那排整齐的月牙。


  格外的好看。







作者有话要说:其实这个事是这样子的,我想当一回文学少女,16大方满足了我。文是我写的图是 @雨之哀叹曲 画的。嗯,身份互换play。



评论
热度(4)

关注的博客